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中国科学院  
  荐阅文章
 
您的位置:首页>荐阅文章
贪欲断送局长前程
来源: 2001年08月05日 字体大小[  ]
  又红又专 仕途平坦

  提起赵衍库,在中国科学院这个数百人的正部级大机关里几乎无人不晓。因为他多年来一直担任中科院人事局科技干部处处长,具体负责中科院4万多名科技干部的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评聘的指标控制、青年科技人才的遴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推荐、初选等工作。同时,他还负责每年中科院为培养、吸引优秀青年人才所投入的几十万元管理经费的具体管理。可以说,他算得上是中科院机关中的一个“红人”。

  翻开赵衍库的档案,我们可以看到他一帆风顺的仕途轨迹。1968年他高中毕业时正赶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可是他却被分配到北京橡胶厂当了一名工人。由于他工作积极,政治上要求进步,1973年9 月被厂里推荐到北京化工学院上大学。在大学里,他很快便成为学校学生会的干部。毕业后,他留校担任共青团委书记,以后又相继被任命为学院高分子系副主任、科技开发部经理等重要职位。1991年3月,他又踌躇满志地调入中科院人事局担任科技干部处副处长,两年后又任该处处长。1997年10月又升任中科院离退休干部工作局副局长。就是这样一位“骄子”,却一头栽在金钱面前,成为可耻的阶下囚,令人痛惜,发人深省。

  明察秋毫 贪官显形

  赵衍库连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栽在昌平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干警的手里。

  1998年3月,昌平县检察院反贪局接到举报,反映北京小汤山医院财务科科长王某有贪污受贿之嫌。侦查员们奉命前去进行初查。查账中,一张现金提款凭证引起了侦查员们的注意。凭证写着:“退款:50000元”,并附有现金提款单两张,一张金额为39500元,另一张为10500元,日期分别为1997年4月15日和4月28日。现金提款单上注有:“中科院提现金,领款人:赵衍库”的字迹。这50000元是以支票形式先期存入的会议费,支票单位是“国务院第二招待所”。

  为什么先期存入50000元已经开走发票入账,而后又来退出现金?为什么存入支票的单位是“国务院第二招待所”,而到此来提取现金的人又是赵衍库呢?职业的敏感,使侦查员意识到这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问题。他们立即找来会计进行询问,得知4月中旬,中国科学院一名叫赵衍库的处长经人介绍来到小汤山医院康复疗养区联系开会。当时他带来约30人在疗养区住宿娱乐一宿。结帐时,赵拿出一张“国务院第二招待所”的转账支票,并让前台小姐王某结算时在实际支出12900余元的基础上,为其多开出20000元。多划的20000元,赵说先存在前台账上,待日后再来消费用。没过几天,赵又拿着一张50000元的“国务院第二招待所”的转账支票来到康复疗养区,对负责人说,他过几天要来此召开会议,这是预付款,请先入到帐上,并骗走50000元的会议费收据一张。又过了几天,赵又打电话给康复疗养院的负责人,声称会暂不开了,要求疗养院把支票兑换成现金,并许诺可以给5%的提现手续费。疗养区负责人跟赵已经熟悉,知道他是中国科学院握有重权的处长,为了能拉住这个大“客户”,便很爽快地答应了,并分两次提出现金39500元和10500元交给赵。

  赵没想到事办得这样顺利,于是没过几天又拿着一张20000元的“国务院第二招待所”的支票来。这次他是明目张胆来兑换现金的。交了5%的手续费后,他索要了一张会议费发票连同兑换的现金一起拿走,还挥笔给前台小姐打了个收条,赫然签上了自己的大名。正是这张小收条,使赵衍库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很快,办案人员从国务院第二招待所查明:1997年3月至4月间,科学院在招待所召开中科院工作会和中科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工作会。赵在此期间,曾三次从该招待所拿走支票,说是需要安排科学家到小汤山疗养院作会间疗养,并分别拿回三张北京市康复中心(小汤山医院)的发票,交给招待所平帐。转走的三笔款共计102900余元,按赵的指示,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已将此三笔款核算在中科院在招待所召开的“两院院士工作会”的总会务费中向中科院办公厅结算完毕。直接经手结算人就是赵衍库本人。

  短兵相接 刺中要害

  1998年4月22日下午,侦查员来到了中国科学院,找到了该院的纪检部门,向纪委领导通报了基本案情,在纪检部门的配合下,慎重地查阅了中科院财务账上有关的账目。而后,侦查员决定请纪检部门配合,立即传讯赵衍库。傍晚6时,在纪检同志的陪同下,侦查人员敲开了赵的家门。侦查人员礼貌地讲明了自己身份,出示了证件然后请其到检察院协助调查,赵无奈地同意了。

  晚6时45分,在检察院的办公室里,与赵衍库的第一次正式谈话开始了。谈话的气氛很随和,赵衍库被安排在室内的一张长沙发上坐着,茶几上放着一杯热茶。

  传讯就这样开始了。侦查人员先是迂回地和赵谈工作,当赵滔滔不绝地大谈自己的丰功伟绩时,侦查人员突然一转话题,单刀直入地问道:“老赵,现在我们还是谈点你涉嫌贪污犯罪的问题吧!”赵谈兴正浓,没有想到突然被直接拉入他最怕谈起的话题。一时间,他脸色苍白,目瞪口呆了许久。主审员此时一改刚才的和颜悦色说:“你是个知识分子,应该知道法律的严肃和党的有关政策精神。我们是长期从事反贪工作的侦查人员,如果没有事实和根据是不会找你谈话的。”赵沉默不语。许久,他低声说:“我在工作中有些错误,但是不是犯罪,我真搞不懂。再说,如果我有错误,是不是也应该由我院纪检部门管。我是中央事业机关的干部,你们是否有权过问我的问题呢?”侦查人员严厉地指出:“我们已经把你的问题向中科院纪委领导做了通报,他们已表明态度,坚决支持我们的工作。我们也已向上级检察机关做了汇报,他们已明确授权我们来查办你的问题。我想郑重地告诉你,不管是谁,只要有犯罪问题,我们就要一查到底!”听此一席话,赵衍库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那儿呆若木鸡。此时他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了。

  侦查人员用取得的扎实证据来直攻要害:“老赵,你去过小汤山医院的疗养院吗?”赵惊慌地答:“去过几次。”“那你在那儿都干了些什么?”“开过会,还钓过鱼。”“还干过些什么?”“还,还,我想想……”赵的额头开始冒汗,身体也有些发抖。这时侦查人员从卷宗中抽出一张赵签名的现金提款单,在他的眼前晃了一下。“我交待,我从小汤山医院疗养部提过现金。”“兑换的现金都放到哪里去了?”“我都存到银行和买了国库券了。”“你是以谁的名字存的,以谁的名字买的国库券?”“都是以我个人的名字。”“花掉了一些没有? ”“花了一小部分,大部分没有花,也不敢花,怕出事。”

  由于初查工作做得扎实,证据掌握得较充分,使赵衍库在第一轮审讯中就乖乖地缴械投降了。但侦查人员没有盲目乐观,他们认为,赵的交代似乎还是“痛快”了点,他很可能是在避重就轻。于是侦查人员在请示了领导后,当即向赵依法宣布了正式对其以涉嫌贪污罪立案侦查,并立即使出了侦查中的第一道杀手锏——搜查。搜查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查获赃款,固定已突破犯罪事实的物证。二是从中扩大

  获其它未掌握犯罪事实的线索来源,提取新的犯罪证据。

  审讯后一小时,搜查行动便依法进行了。搜查的战果也很令人振奋:一个赵记载着许多数字的笔记本和一封写给其子的遗嘱成了此案的突破口。赵在写给其子的那封信中这样写道:“我此次出差厦门,时间较长。为防意外事件发生,留此信给你。如果我有意外,请你拿着信封里的钥匙,到光大银行的保险箱里去取东西,里面有美元和存款。这些都是留给你今后用的,另外我近日交给你姑:姑22万元,让他帮着买债券。父衍库。 1997年10月22日。”这封信完全暴露了赵个人存款的数额和支配用途。经过搜查,共查获赵的存款、债券、美元等总计38万元。

  第二轮审讯开始了。赵这次主动交代了另一笔重要犯罪事实:1997年4月初,他利用负责组织中科院“跨世纪青年科学家代表会”之机,与承办会议的中国科技会堂的公关部经理陈某联系,让陈为其加大会议费数额,从中为其提兑现金13万元。赵个人私吞了9万元,陈为此接受赵的贿赂1.3万元。

  搜查中获得赵的那个破旧的笔记本,引起侦查人员的兴趣。那上面记着许多奇怪的数字和符号。这无疑是记载着赵衍库犯罪事实的密册。看来要想深挖赵的其它犯罪事实,就要破译这些密码的含义。

  第三次审讯在赵入监后的第三天开始了。他虽以种种理由和借口搪塞审问,但检察官已破释了大部分“密电码”。这下,他傻眼了。

  拉网过筛 穷尽罪行

  经过几次审讯,侦查人员认识到,指望他自己完全彻底交代全部犯罪问题是根本不可能的,要想查清他的犯罪问题,必须下大力气。

  于是,办案组在中科院纪委的配合下,调阅了赵自1993年担任科技干部处处长至1997年10月调任离退休干部工作局副局长期间5年的工作日志、活动安排;他经手的上千笔财务支出的手续。与他工作往来密切的十几个单位的财务账目共几千册记账凭证也过了筛。先后查清了赵贪污犯罪的19笔犯罪事实,数额大的高达13万元,数额小的仅5百余元,共计42万余元。

  案件侦破了,赵衍库曾:—帆风顺的仕途也走到了尽头。站在法庭被告席上,赵爷于库面容憔悴、目光呆滞,此时的他仿佛仍然沉浸在噩梦里没有醒过神来。

  1999年3月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法庭对赵衍库贪污案作出庄严宣判:被告人赵衍库,男50岁,中共党员。1994年4月至1997年10月间,赵利用担任中科院人事局科技干部处处长职

  务之便采取收款不入账、虚假报销支出、重复报账等手段先后19次贪污公款总计42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依法判处赵衍库有期徒刑15年。

  15年的刑期对已年过半百的赵衍库来说是个沉痛的教训。赵衍库虽退赔了全部款物,然而一切都太迟了。在此,同样告诫那些被权力冲昏头脑的人们:权力赋予你的是份责任,而绝非贪赃枉法的本钱。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