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中国科学院  
  荐阅文章
 
您的位置:首页>荐阅文章
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落马”始末
来源: 2003年07月16日 字体大小[  ]
  他,是一个“勤政”的高官,曾经誓言让贵州人民尽快脱贫他又是一个“工作并吞噬”着的贪官,一次就可吞入500万。但是“愚弄人民的必被人民唾弃”,且看一个“封疆大吏”怎样倒入财色交织的陷阱……

  我们的手指在“著名贪官名录”上沉重地移动着——从1980年“落马”的前商业部长王磊开始——

  ……倪献策(前江西省副省长)、梁湘(前海南省省长)、王宝森(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希同(前北京市市委书记)、成克杰(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纪周(前公安部副部长)、李嘉廷(前云南省省长)、王雪冰(前中国银行行长)……

  是最新的记录让我们的手指停留在“刘方仁,前贵州省省委书记”一栏。

  因为关注“西部大开发”,刘方仁曾经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名字。然而,2003年5月中旬,中纪委的一份文件——《最新通报》下发到贵州省局级机关,在详述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收受巨额贿赂及财物等严重问题时,首次披露了涉案的另一核心人物刘志远(刘方仁案的主要行贿人)向刘方仁行贿500万元人民币的重要犯罪情节。

  又一个省部级干部倒在了他曾经誓言要为之“脱贫”的红土地上……

  贪官的露馅常常因为偶然的“事故”。

  从技术层面分析,刘方仁的垮台似乎源于他的“下线”卢万里的“爆线”。

  2002年1月7日,贵州省九届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免去了贵州省交通厅厅长卢万里的职务,然而仅仅一个月后,卢万里居然逃逸了。

  一个当地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因为和一起重大的国债资金腐败案有关联,卢万里被免职后不久,便于2002年2月匿名出逃海外。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仅隔一年,自以为“已经彻底自由”的卢万里还是被缉拿归案,引渡回国,以涉嫌受贿罪被贵州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

  经中纪委和检察机关初步查实,1996年3月至2002年1月,卢万里在担任贵州省交通厅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2500万余元。

  身陷囹圄的卢万里,为了立功赎罪,向办案机关检举了更高职务的贪官——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

  据卢万里供称,1999年8月,卢的一位在国外经商的亲戚来找他“通关节”,卢便将其引荐给了省委书记刘方仁,见面时,便向“书记”奉上了一对价值10.6万元的劳力士手表。

  情节就是这么简单,一对金光闪闪的手表,犹如金色的手铐,刹时铐住了刘方仁的“政治前途”,撕开了惊天大案的缺口,曾经那么“勤政”的“封疆大吏”就此轰然倒地——

  2003年4月25日,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一条重要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贵州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刘方仁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经初步查明,刘方仁在担任省委书记期间,先后帮助贵州某集团公司总经理和一企业主贷款、开发房地产、承揽工程,事后共收受贿赂人民币161万元、1.99万美元(后又追查出受贿额500万元);收受某外商所送名贵手表一对;长期与一有夫之妇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

  刘方仁身为高级领导干部,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收受贿赂和贵重物品,道德败坏,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试行)》有关规定,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常委会决定,给予刘方仁开除党籍处分;鉴于其收受贿赂行为已涉嫌犯罪,将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如果我们从1993年的贵州省公安厅厅长郭政民以及贵州省“第一夫人”阎健宏的“落马”算起,我们会发现,众多高官的堕落已经形成一种“群贪”现象——原副省长刘长贵、原交通厅长卢万里、原地税局长罗发玉、原新闻出版局长姚康乐……

  人们因此而将刘方仁称做“贪司令”。

  贪官的两面性:“工作并吞噬着”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我们分析一个贪官的形成最忌的是简单化和脸谱化。

  由于人均收入长期处于全国倒数第一,贵州是众所周知的经济落后省份。

  刘方仁主政贵州期间,曾经在多种场合誓言让贵州脱贫,2002年的夏天,刘方仁在接受中央媒体采访时所谈的一切曾让贵州人民深受感动,他认为,对西部大开发“心要热,头脑要冷”。不能一阵风,不能赶浪潮,不能大呼隆,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第一是加紧修路,“要想富,多修路”这句老话对于贵州仍然十分受用。贵州有许多资源优势,矿产、能源、旅游、生物等方面的资源非常丰富。现在的问题是因为交通不便,外面的东西进不来,贵州的东西出不去。大举修路将使贵州从一个“不沿江、不沿海、不沿边”的“三不沿”省份,变成南北贯通、东西联网、两纵两横的通衢大省。第二是退耕还林,也要实事求是。生态保护、退耕还林在贵州有着重大的意义。但是,实际工作中还有许多问题需要悉心解决:退耕之后,还什么林?种什么草?如果退耕之后,群众的生活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越过越苦,退耕就是一句空话,你一走,群众就会复耕。而且,退耕还林采用什么样的方式,究竟是由农民自主选择种什么树,还是由政府决定?在贵州这样一个相对落后的地区,农民对市场的了解毕竟有限,自主选择难免有盲目的成分;但如果一概由政府决定,也不一定看得准。因为市场是瞬息万变的,而且种草植树见效比较慢,其中的风险由谁来承担呢?

  刘方仁的话使大家感到这是一个非常实干的高级干部:“我们把交通建设作为贵州的第一个重点来抓。1993年我刚刚上任时,面对的是1000万贫困人口,在当地政府的努力以及世界银行的帮助下,到1999年底,已经有了713万人越过了温饱线,贫困人口占农业人口的比例也由35%下降到10%。……我们的计划就是'五年打好基础,十年重点突破,十五年初见成效’,按照这三句话去作,我只要在位一天就要干好一天,到2010年,全省农村实现小康!”

  可是,朴素的百姓谁又能够想到,这位在所有场合都为贵州百姓“鼓与呼”的省委书记,同时也像丛福奎、李嘉廷等贪官一样,“工作并吞噬着”——

  ——1996年初,贵州某某建设集团公司总经理刘某某(现在押)为获得贷款请“刘书记”帮忙,“刘书记”当场便给中国银行贵州省分行领导打了电话,旋即,“通天”的女老板就这样一下子拿到了500万元贷款。

  ——2000年初,刘某某和其子廖某在贵阳开发某某花园房地产项目。项目的建筑面积有6万平方米,可是刘氏母子动起歪脑筋,希望建筑面积再翻一番,由6万平方米增加到11万平方米,这样就可以大幅度地提高利润。刘某某要求对规划进行修改,但按城市建设规定,贵阳市规划局一直不予同意。于是,刘某某找到“刘书记”帮忙,见规划局方面拖而未决,“刘书记”不高兴了,“一发力”就使该项目获得通过。

  为感谢“刘书记”的帮助和支持,刘某某、廖某先后送给刘方仁149万元。

  2000年,就在刘方仁大谈“西部大开发”并且频频“下乡、下最困难的基层考察指导脱贫工作”的同时,他的一次胃口更大的“吞噬动作”开始了。

  我们现在根据2003年5月中旬中纪委下发到贵州省局级机关的那份关于刘方仁收受刘志远500万元巨额贿赂的补充文件,可以知道这500万元背后掀开的正是3年前的这场幕后交易。

  2000年1月,贵阳市国资局正拟转让“世纪中天”的股权,由于“世纪中天”当时在贵州算是比较优质的企业,因此应者云集。“在我们拟转让的名单上根本就没有刘志远公司的名字。”一位曾经参与过当年转让的原国资局人士回忆说:但事情的结局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居然是刘志远的“世纪兴业”胜出。而事实的真相是——“当时上面一个电话下来,就这么定了。”

  2000年1月12日,“刘书记”的“哥们”刘志远背着大包,意气奋发地进驻“世纪中天”。

  据中纪委对刘方仁案情的通报披露,当时,刘志远向刘方仁的儿媳妇送了500万元的大礼。

  据介绍,刘志远通过“刘书记”以远低于净资产的价格得到了贵州的房地产龙头企业“世纪中天”。在得到中纪委调查的风声之后,刘志远不得不加紧从“世纪中天”的二级市场脱身,于是四处“破坏性”地寻找买家试图套现,导致最后的结果是:2003年4月底“世纪中天”大崩盘。

  广东南方福瑞德律师事务所的曹宇瞳律师表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像500万元这样巨大的受贿数额,对于行贿方来说,一般依法可判7年以上有期徒刑。目前,此案已经转入司法程序,等待刘志远的将是牢狱生活。

  就这样拜倒在发廊妹的裙下

  酒色财气并非偶然地四字相连。现年67岁的刘方仁祖籍陕西武功,1954年入党。1993年1月起任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是中共中央第十三届、十四届候补委员,十五届中央委员,第八、九届全国人大代表。

  刘方仁给人的感觉可谓“相貌堂堂”,中等个子,浓密的头发下是一张方正的脸盘,谈吐举止雍容大度,作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方仁经常在各种“谈话节目”中畅谈法德兼治的问题。2002年3月14日他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还说:“跨入新的世纪,价值取向更趋多元化,各种思想文化不可避免地发生激烈碰撞。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要依靠法律的权威性、强制性——依法治国,也需要依靠人的道德自律。后者虽然没有前者的强制性,但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德’,以其感召力和劝导力提高社会成员的思想认识和道德水准,无德则国家无序,少德则民族无力。在中国历史上,就是儒法并用,'制礼以崇敬,立刑以明威’。孔子就说过,'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我们说的'以德治国’有法律不可替代的作用,又是法治的坚实基础。”

  在接受采访时,刘方仁还说:“落实以德治国,必须大力加强党的建设,特别是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充分发挥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以良好的党风政风带动社会风气的转变。各级干部要转变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真正树立起人民公仆的形象,努力防止和克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安邦兴国,法治与德治缺一不可。”

  然而,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就是这样一位道貌岸然的省委书记,竟会勾搭上“发廊妹”,上演了一出发廊里的“爱情故事”。

  那还是1993年,刘方仁上任贵州省委书记不久,某日,他在饭店用餐完毕后,被招待方安排在饭店一楼的某房间理发。已年近花甲并有着近40年党龄的刘方仁发现,给他理发的这位理发小姐郑某长得相当标致,而且别有一番风情,便忍不住赞美了她几句。不想这位小姐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在省委书记面前顿时“媚态服务,娇嗔万分”。“刘书记”故意话中有话,“发廊妹”曲意逢迎挑逗,以后便成了“为省委书记定点理发”的对象,春花秋月几个往返就使刘方仁对这家饭店有了“感情”,对那处洗头间有了“感情”,最后是对那位郑小姐有了“感情”。

  当然,那时候的刘方仁还有些分寸,没有马上和这位小姐“共蹈爱河”。但是令他想不到的是,其实这位漂亮小姐早已有了家室,不仅有了家室,而且外面还有别的男人。事实上,在刘方仁之前,早已有一位老板——贵州某某装饰公司的总经理陈某(另案处理)看中了她,而且成了她的姘夫。

  从第二年,也就是1994年开始,郑某与刘方仁的关系开始热乎起来,最终突破底线,不可自拔。郑某的姘夫不但不吃醋,还乐此不疲地为刘方仁安排幽会场所,刘方仁虽不知道陈某曾是郑某的姘夫,但从他鞍前马后的表现来看,知道他是个“识时务爱奉献”的“能人志士”。于是决定要好好犒劳犒劳他。陈某也不失时机地请郑某帮他“具体搞定”,让刘方仁出面打招呼,帮助揽些大型工程来。

  就这样,一个省委书记颓然倒在了一个“发廊妹”的石榴裙下,并且还“长相厮守”,电话一个,大笔一挥,先后帮陈某承揽了贵阳某某大酒店和某某电信枢纽大楼等价值近亿元的装修工程。

  陈某也的确非常“懂事”,除了“荐让枕席”给刘方仁外,还“孝敬”了刘方仁5万元人民币和1.99万美元。此外,为了“稳态地、持久地发展感情”,他还利用逢年过节的机会,时常到“刘书记”家走动,又是送钱,又是送物,先后送给刘方仁共7万元人民币。

  不知道刘方仁是否对女性一概比较“怜惜”,中纪委的调查表明,刘方仁任职期间也为其经商的儿媳妇易某一贯提供诸多便利,支持纵容其“放手经商”,放手倒卖工程项目,使其获利2180多万元。目前,有关部门已查扣刘方仁儿媳易某违纪违法款项2200多万元。有关犯罪细节正在进一步核查中。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又一个贪官轰然倒下,让人愤怒、让人警醒、让人沉思、让人感慨,也让我们轻装前进。

  新闻来源:新民周刊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